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正能量新闻 > 正文

都江堰正能量激励才子杨升庵

清代著名诗人李调元在《离堆》中有云:“一自金堤凿,三都水则分。犀沉秦太守,蛟避赵将军。万户饶粳稻,千秋存芯芬。”两千多年前,秦太守李冰兴建湔堰,首开水利工程,发展为今天的都江堰,尽管千年来斗转星移、风云变幻,而都江堰水利工程却长久地为蜀中百姓的幸福安康提供庇佑,堪称中华民族智慧之奇葩,人类历史上罕见之胜迹。勤劳的四川人民,为家乡的繁荣和乡里的富饶贡献了无穷的智慧,在水利、交通、农业、冶炼、造桥、造船等诸多方面皆颇有建树,丰富的科技创作和李冰的都江堰一样,仍在造福人群,并将光辉史册。

都江堰

既是奇迹又是美景

疏江亭上眺芳春,千古离堆迹未陈。

矗矗楼台笼蜃气,畇畇原隰接龙鳞。

井居需养非秦政,作堰淘滩是禹神。

为喜灌坛河润远,恩波德水又更新。

明嘉靖二十年,已被嘉靖皇帝因“大礼仪”廷杖削籍,远戍云南永昌卫十余年的明代状元杨升庵,有幸获得暂时回到家乡成都的机会,并于第二年春天,和家乡的朋友一同前往都江堰,目睹了都江堰的开水典礼。巴蜀文化研究专家、西南民族大学教授祁和晖告诉记者,杨升庵曾是万众瞩目的状元郎,却被贬谪到云南,和苏东坡当年被贬谪后的心境一样,这首《疏江亭观新修都江堰》与《念奴娇·赤壁怀古》的心境也颇为相似:“和苏东坡感叹‘大江东去’一样,杨升庵也不禁感慨,滔滔江水淘走了多少英雄豪杰。但感叹自己不幸遭遇的同时,澎湃的江水也给了他很多正能量,当他再回到云南后,心态变得更好了。”除此之外,杨升庵对都江堰也不乏赞叹:“杨升庵认为,大禹就生于汶川的石纽村,在都江堰这个距离汶川不远的地方,居然有同样神奇的治水工程存在,所以杨升庵感觉李冰父子就是继承了大禹的事业,如同禹神一样伟大。”

两千多年前,李冰父子在前人鳖灵开凿的基础上组织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两千多年来一直发挥着防洪灌溉的作用,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宋代诗人范成大在《离堆行》中的“自从分流驻石门,西州秔稻如黄云”、清代诗人马光型在《灌江竹枝词》中的“春江万顷桃花水,一线涛头与岸齐”等诗句皆是佐证。

天然气井

火井熬盐令张之洞难忘

大利归盐筴,不薪火自足。

富媪吐灵怪,光向降霄烛。

清光绪年间,任四川学政的清代名臣张之洞,工作之余在蜀地游览,并留下诗作《忆蜀游》:“闭关无一求,善国莫如蜀。大利归盐筴,不薪火自足。富媪吐灵怪,光向降霄烛。一邀葛相窥,再昌炎汉箓。当其穿凿始,顽坚百丈劚万灶恣煎烹,天餍程郑欲……”祁和晖说:“张之洞这首诗是在成都邛崃火井镇所做,诗中描绘的火井,西汉时卓王孙在开凿铁矿的时候就发现了,人们用火井熬盐,既节约又方便。火井熬盐之外,火井镇的女状元黄崇嘏也十分著名,她是黄梅戏《女状元》的原型,火井镇的女状元墓吸引了历代很多文人前去寻访。张之洞走到火井镇的初衷或许是瞻仰女状元,但主张实业救国的张之洞,对火井熬盐也非常感兴趣。”

祁和晖补充道,令张之洞记忆深刻的火井,其实就是天然气井,邛崃火井镇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天然气的地方,利用天然气熬盐也是当时极为先进的做法。关于邛崃火井,自汉晋时期已有记载。扬雄的《蜀都赋》中有“铜梁金堂,火井龙湫”句,左思的《蜀都赋》中有“火井沉荧于幽泉,飞焰高煽于天垂”句,史书上还有诸葛亮开发新火井,唐代设火井县的记载。直至清代,仍有火井存在,所以张之洞才会有如此见闻。关于成都的火井,连清乾隆皇帝也有文字记录:“羲之广异闻,火井欲具示。未曾读《汉书》,《郡国志》原备;《博物》称投烛,灭绝不复炽;《赋注》家火投,烂然照天地;一灭一云燃,定论终谁是?”乾隆皇帝还在文中说,成都火井开凿十分广泛,极大地便利了百姓的生活。

桥梁建设

竹索桥历经两千年而不坏

伐竹为桥结构同,褰裳不涉往来通。

天寒白鹤归华表,日落青龙见水中。

公元761年冬天,杜甫第四次游玩成都新津,此行是来会见时任蜀州刺史的老友高适,高适回崇州要从新津渡口过,于是会老友之余,杜甫与李司马一道观看了皂江竹桥修建的景况,有感于造桥之艰辛和通桥后的便利,留下佳作《陪李七司马皂江上观造竹桥即日成往来之人免冬寒入水聊题短作简李公》:“伐竹为桥结构同,褰裳不涉往来通。天寒白鹤归华表,日落青龙见水中。顾我老非题柱客,知君才是济川功。合欢却笑千年事,驱石何时到海东。”“杜甫对建桥非常感兴趣,古代的文人常常会对文物、地方风物较为重视,杜甫也是一样。难得看到建桥,他观察得很细致,尤其是新津的这种竹索桥,在全国技术领先,更是令杜甫赞叹不已。古代的桥多是石桥,但修石桥费时费力,新津人发明了竹索桥,解决了建桥的很多难题。”祁和晖介绍说。

祁和晖说,建桥绝非易事,但成都的建桥历史,则可追溯到先秦时期,其中以竹索桥最具代表性。成都的竹索桥始于秦汉前,一类是用多条竹索固定于河两岸,上铺木板,称为笮桥,亦称绳桥,安澜桥便是此类。另一类是溜索,在河两岸固定一粗大竹索,索上涂油脂,套以竹筒或木筒,下系横木,俗称溜筒、溜壳子。除杜甫之外,许多诗人都曾留下关于成都桥梁的记录。宋代诗人范成大曾在《戏题索桥》中云:“织簟匀铺面,排绳强架空。”诗中描绘的也同样是成都竹索桥的景象。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有了先进的桥梁,自然也少不了先进的造船技术。据史料记载,成都的造船历史可追溯到战国晚期,汉武帝时成都已能造楼船,唐代诗人刘禹锡在《西塞山怀古》中的经典诗句,是成都造船技术精湛的生动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