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正能量书籍 > 汉魏时期“房中术”曾是畅销书

汉魏时期“房中术”曾是畅销书

  有一则史料说,东汉桓帝时,经学家窦武的长女窦妙进宫侍奉桓帝,有陪嫁物如张衡《同声歌》、《七辩》书,桓帝问其故,答曰:“此医书也”。虽如此,后人还是以为此举不同往常,张衡的这两本书清楚就是说房中术的嘛。

  那么,身为学者的窦武为何会这样做呢?除了想让姿色平常的女儿得宠之外,大致跟事先的世风、学风亦不无联系。

  汉魏时期,人们在“性”的问题上确乎十分豁达,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对“性”的见地就像对萝卜白菜的认识一样,是十分平常和十分听任的事情。实践上,这种情形还应当前溯到孔夫子时期,说是“礼崩乐坏,纲常废弛”,但儒家典籍中所记载的性准绳也并没有对封建贵族形成任何芝麻绿豆般的品德约束,什么贞操观念、门当户对啥的,跟粪土没区别,人们浑然不当回事。

  大家耳熟能详的汉高祖韵事,如吕雉比刘邦小15岁,刘邦婚前还有一个情妇姓曹,并与之生有一子叫刘肥。刘邦当了皇帝后,立刘肥为齐王,人们也并不认为婚前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好。

  太史公写史,就曾暗示刘邦有同性恋的现实,说他的男宠叫籍孺,刘邦经常与他同寝;宦官赵谈是汉文帝男宠,还说当时人置信“美男破老”的邪说,认为与美男搞同性恋可长生不老。《汉书》里描画的汉代宫廷生活荒淫与性纵容,其章节不要太多哦。

  这种习尚直接影响到了民间,商业性的妓院也在此时出现。司马相如的《美人赋》中描绘人们对性生活的态度十分家常。不只如此,当时的“性学”似乎特兴旺,有特地从事研讨的术士,写了不少相关“房中术”方面的书,以指点夫妇性生活,这些书常常归于“医学”一类,成为群众喜欢的畅销书。

  比如边让的《章花赋》曾风行一时,张衡的《同声歌》和《七辩》,葛洪的《抱朴子》,还有叶德辉在《医心方》卷二八中所引录的《玄女经》、《玉房指要》、《洞玄子》等等,都是公元八世纪前后写成并传达的。

  汉魏时期的房中术书籍,听说还附有各种爱爱姿态的插图,不但教男女行房时如何一直相互满意,也教男人如何掌握来到达强建身体、益寿延年的目的,因此大多流传甚广,成为新娘嫁妆的一局部,已然不算新颖事儿了,汉桓帝其实是多此一问,说明他不了解世情而已。

  黄巾起义中的安宁道就是以传播它的房中秘书《黄书》来行男女合气观念,以此来增强自己的力气。这种以为男女交媾可以增强元气的观念形成一种在大众中广为流传的奥秘主义思潮,在历史上屡次成为全国性宗教活动和政治叛乱的根源。

  总体而言,这些畅销书大多表现的是道家思想,但儒家也赞同其原则,不过偏重点有所不同:儒家重在繁殖子孙,道家重在养性延年。窦武与刘淑、陈蕃合称“三君”,他们的学问主要体如今《五经》上,不排挤房中术,也就可以理解了,终究“阴阳谐和”有它的主要性,男女间“性”与“情”的调和,契合天道,顺应自然,没什么不对。